“雷锋精神”内核是什么?

“雷锋精神”内核是什么?



■毛牧青



一年一度的“雷锋日”又将如期而至,似曾相识的“学雷锋”老调再次鹊起。对于我这个从六十年代初期开始学雷锋、历经近50年的“橡皮泥”实用的所见所闻、及近半个世纪国人目前的实际效果鉴定,刮风式的“学雷锋”我早已厌烦透顶,也不想再写点什么了,因为该说的,早在多年前的几个帖子里早已说了,再说再喊也就成“懒婆娘的裹脚布”了。

说不写倒也是假,最后还得说说自己对“雷锋精神”这个词的理解。

其实上1963年起的“学雷锋”,很少使用“雷锋精神”这个词,而是大量使用“毛主席的好战士”、“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事迹”、“怀有朴素的阶级感情”、“对党忠诚”、“热爱人民”、“做好事不留名”、“螺丝钉精神”、“学习雷锋好榜样”等等意识形态浓厚的溢美之词来歌颂他。因此,雷锋是那个时代的一种崇高精神的象征,既有现实符号的一面,又有神化的宣传成分。不管怎么说,雷锋在那个时代的确产生过不小的社会积极效应,这是个客观事实。

如果说那时的“雷锋精神”之说,其内核就是意识形态做主导的因果关系。也就是说雷锋之所以能成为“雷锋”,是因为他是个苦大仇深的孤儿,怀有对党的感恩之情,在党和毛主席的教育下成长为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主义战士,也就有了他处处助人为乐的一系列好人好事发生。没有这个前提,雷锋也决不会产生“雷锋精神”的。当年周恩来总理的“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题词最能说明这一点,这才是“雷锋精神”的实际含义。

历经之后的几十年,雷锋不断被拾起用作理想道德情操的楷模,不断结合形势需要而加工,但作为那个时代的宣传教育典型,却也延续了下来。不过随着改革开放和人们思想多元化的时代到来,“学雷锋”的意识形态成分大为缩水,也就逐渐为人所淡忘。只是这些年来国人道德滑坡和良知缺失,亟待需要“雷锋”这个老牌“敲门砖”和“万金油”来“拨乱反正”,也就成全“雷锋精神”这个词再次冒出来被大量滥用了。

这里有个问题需要探讨:既然曾经的“雷锋精神”已除却了浓厚意识形态内核,那剩下的“雷锋精神”又该是什么呢?

很明显,剩下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做好事做善事的成分了,也就是“助人为乐”的含义。

坦率讲,这才是真正的“雷锋精神”的内核,也是现在人们大谈“雷锋精神”来取代“助人为乐”的真实动机。此时的“雷锋精神”已不是乌托邦思想时代那个“雷锋精神”,而是一种泛义的助人为乐、见义勇为的代名词了。

说来可笑可悲。把国人几千年来的“助人为乐”“乐善好施”传统行为,归功于一个后天产生的“雷锋精神”替代,似乎如今助人为乐这个世界各民族性的助人为乐优良传统,皆成了“雷锋”的发明创造和垄断专利。这样势必客观造成一种自己与自己过不去的自我历史否定:在先前没有雷锋的日子里,我们的国人和祖先都是一些根本不懂得“助人为乐”的自私自利之徒。只是后来雷锋诞生了被教育被培养才产生了“雷锋精神”。这种用“雷锋精神”牵强附会霸道地取代“助人为乐”,既是对我们先祖道德良知的抹杀和不恭,又有些不自信的意淫和自嘲。此刻,变味的“雷锋精神”不招惹人们的恶搞和反感,那才奇了怪哩。

当然,仔细分析现在的“雷锋精神”,实质上还是残存意识形态臀记的,否则,我们就不必叫喊带褒义性质的“雷锋精神”,直接使用更人性化的中性词“助人为乐”,岂不更实在更朴实更容易为人接受?你说是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