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浆料行业(71-80)——浆料技术还是由太阳能说起

说说浆料行业(71)——浆料技术还是由太阳能说起(序1)
    首先申明技术部分基本是和大家共同交流的结果,感谢许多朋友无私的和我交流试验信息,希望自己能如实准确反映大家的交流,也希望大家在阅读的同时多指正,以期原理越辩越明。
    虽然技术是和大家交流所得,但真要自己写,还是心里没底,一来自己积累浅能否如实准确表达所交流而不误导大家呢,二来技术是很容易证伪的,自己若是任意发挥只能是徒惹人笑了,自己也没到铜墙铁壁那个厚度。
    所以,希望大家能多些宽容。
    过去写了很多技术贴子,一直以来总想好好总结下系统的讲一讲,可越是总结越是发现离那个系统似乎越来越远,要达成这个心愿似乎要在至少10年甚至更多年以后了。
    所以,这次还是阶段性的总结,还是会很杂乱的把所知都呈现给大家,大家可以各取所需,或者大家自己可以去综合出一个适合自己的体系。
    虽然会很杂乱,但我还是尽可能的按照浆料固有的体系框架结构来讲,用浆料这个自身的固有形式来规范贴子方便大家阅读。同时尽可能在每个小分贴中把每一个小主题能讲的透彻些明白些。
     在具体内容安排上我想还是以最具代表性的铝浆为案例来解读浆料技术。之所以选择它首先它是完全国产化的,而来市场上单一用量最大的,三者前后参与的厂家人数最多,四,它基本在十年左右时间内走完了许多产品四十年的历程所发生的故事,其他原因就不多说了。所以选他为代表,大家应该没有意见。
    在具体每个小贴内容写作上,一般都会采取先列举现象再解读背后原理的方式,直到最后把各类实验现象背后原理解读完再整体串起来讲一讲。
    如此这么讲解几个浆料案例后能再整体的讲一讲浆料这个本身概念及所蕴含的原理。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陶瓷 (2015-12-08 14:53:20)

    技术本身是一个大概念,包含技术原理及具体生产制造工艺。
       但许多时候谈技术似乎都偏重于技术原理而忽视了工艺,其实相对原理来说工艺更值得重视。
        因为技术原理都是自然科学原理,这个是最公平平等的,因为自然科学原理只有一个,大家用的都一样,只有理解深刻程度的差别,而不存在原理本身不同的差异。
        但具体到工艺上是千差万别的,有的很笨拙有的很巧妙有的莫名其妙。
        以现在比较火的碳类材料碳纤维石墨烯为例,其从技术原理角度来说,元素单一,没什么可分析的,结构也是完全清楚的结构,也就是从材料自身的组成及结构对大家是完全透明的,是没有分析必要的。
         而这个组成及结构在现代的分析仪器手段面前基本都是透明的,这也是为什么杜邦那些专利基本都是真实的写配方组成,因为你不写也基本能分析出来的。看看群里成天宣传的那个叫奇帆的公司就明白了。
        可知道这个基本没多大作用,看看石墨烯碳纤维就明白了。到现在还是东丽搞的好。差别只在这个生产制造工艺上。而你若查专利的话很少有生产工艺专利的,至少浆料是如此的,尽管杜邦在举例的时候也会详尽描写工艺。
        而我们许多做浆料的恰恰相反的是,总不认为自己的工艺有问题,总觉得配方该调整总觉得自己还是没搞全杜邦到底用的什么神秘材料。也正是由于这个浆料的生产工艺似乎就是那么一个轧机玩玩而已,所以许多懂不懂技术的都可以按照这个工艺去玩浆料了,也正是这个工艺的简单性,而配方原理的模糊性才使得百家时代在中国诞生。
        这都是没高度重视生产制造工艺的问题。
        所以,在这次技术贴子中我想专门列几个帖子写写工艺层面的问题,或者说如何通过好的简单的工艺来实现预设的技术原理。
         人类社会历史各类政治经济制度形态有进步有退步,但技术本身一直是前进的,从没倒退,也不会倒退。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技术本身是独立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其自身演进规律,而凡是添加人为因素的都会存在前进或者倒退。
          希望自己也能随着技术本身不断前进,如此这个技术贴子就可以不断更新了。
          好了,现在开始具体内容。

    [ 本帖最后由 陶瓷 于 2015-12-8 14:57 编辑 ]
  • 陶瓷 (2015-12-09 13:01:03)

    不论是论坛还是群里讨论,亦或是各类技术论文专利资料,大家都热衷于技术原理的探讨,但真正的实际生产工艺却是很少涉及的。
         这才是真正的关键。因为技术原理是自然的是客观存在的是大家都公用共用的,所以探讨不探讨它那在那。而这个本身也没什么可保密的,许多书籍资料上都广而告之的,关键看如何理解如何用工艺去实现了。
        看看浆料这个产品四十多年了,其生产工艺似乎就没多大变化,其他产品如芯片都产生了摩尔定律在前进,可浆料似乎和四十年一模一样。一台轧机,两三个人就开干了。
        前面我们从产品技术的本质属性及产品外在多品种形式特性探讨了国内浆料历史的发展及对各类现象的解释,这次说工艺,我们再从工艺角度看看这个浆料的一些特性。
        前面说技术本质产品形式注定这个产品是一个发射散乱状态存在的。虽然发射散乱但每个时期都还出现过几次潮涨潮落。而潮涨潮落背后这个工艺特性也是很重要的,也正是这个工艺特性决定了他能一下子暴涨到百家的,其他同规模(如焊带)产品没有这么暴涨的。这就是浆料的工艺简单性决定的。
         浆料的工艺就是搅拌辊轧,虽然各家有所侧重不同,但都基本是如此的。而这个工艺的好处就是可以大干也可以小干,而且小干似乎更容易收到四两拨千斤之效。而其他产品比如芯片或者片式元件等都要有规模,或者说只能是大干。当然也有许多产品是小干的。但这个浆料似乎就是大干小干都可以的。
         看看我们百家时代那些大干如富士康晶科拓日族兴等的,小干如无锡苏州各类电子类小公司及个人模式的。
         这就是浆料产品从技术本质到产品形式及生产工艺完全符合了国人的许多品性,喜欢以小搏大显示己能,似乎不如此就不能显示自己水平高。这个国人那个智慧代表者诸葛一生虽然谨慎,但所使之计看似很妙都不过百中求胜而已,几无真正的正面开战。面对真正的核心技术,国人还是老祖先的法宝,很少有正面作战的,都不过市场层面的错位战斗而已。
           金庸所有小说中估计大家要公推一个英雄角色的话那当属乔峰,为什么呢?
        就因为乔峰总是用降龙十八掌正面开战,无论是多少强敌从不逃避都是一人独战,而且是越战越勇。即使段玉有六脉神剑虚竹有百年北冥神功,但你还是会最欣赏乔峰的。
        大丈夫就该如此的!
        这个降龙十八掌就是核心,有真正核心都要正面开战,决不可猥琐决不可苟且决不可不尊重市场不尊重对手。
        看看杜邦这个老大似乎一直就是这么正面迎敌开战的。
        浆料的产品技术本质属性外在产品形式工艺的简单性共同铸就这个产品怎么干都可以,但我们如果要做一件事最好还是那个可正面开战模式正大光明去做,绝不可以就那么滑头的展现劣根性的利用这个产品特性而耍市场的滑头,那最终市场也会耍了我们自己的。
        看看过去四十多年行业浮沉了多少企业,但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一个可以和杜邦正面开战的。倒是四十多年总是面对同样一个对手杜邦。
        这也是真正拥有核心的好处,有心才能活。

    [ 本帖最后由 陶瓷 于 2015-12-9 13:13 编辑 ]
  • 陶瓷 (2015-12-09 13:40:53)

    反复的说杜邦说技术核心,回头看过去四十多年,实际上我们市场不缺,就是缺这个技术核心。而看看各类技术资料也正反应了技术实际,那就是没有一个资料层系统的讲述过浆料,或许这样的资料将来也不会有。
        看看我们的产品看各家的技术沉淀,谁也无法说自己有一套原材料特性数据库,有各类材料边界使用条件及各类理化效果,有一套适合浆料的物理结构模型,有一套运用各类材料物理化学原理于浆料的方法和经验,有一套完整而简单能实现各类材料物理化学原理的工艺流程。
         尽管各家都有自己所谓的一套,也都是依据这套来安身立命,但谁都无法说已自成体系了。
         这个技术核心谁也不是一下子就有的,也都是多年积累沉淀后才有的,杜邦也是这四十年积累的结果。
         但我们似乎都是一时英雄,而无一个好的传承体系,以致许多工作都是反复的重头再来,而回头看其实许多客观事实在各类资料里早都论述过了。
         在前面技术资料部分我举了几个例子说明了,在工艺部分我还会再举几个例子来说明。只有不断的用事实用案例说话大家才会真的相信。
         信是界线,信才能入。
         网络是鬼子们发明的,但不妨碍我们好好利用。这个网络好处太多了,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没有什么工具能和网络比,对一个技术人员的帮助。
         可许多时候网络不过是大家的一个娱乐工具了。
         浆料的工艺很简单,简单的是谁都可以干的,不用培训,站旁边看五分钟就会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曾经在百家时代看见过很多老板在技术人员走了后自己开轧机搞技术,而且还有人搞出了开压比市场可见的搞好几个毫伏的产品,只是最后搞坏了别人的炉子才作罢。可见我们的许多老板的创新力是很可怕的。
         我们百家时代的许多老板是草莽出身吗,不信邪敢想敢干,头脑灵活,无敌的市场派。无数的市场历练使得他们头脑充满很多异想天开,这不是贬低,而是我们许多技术人员所缺乏的。
        我们许多技术人员成天对一个完全无法定型的配方进行修修补补,而从无大范围的找边界条件,从无异想天开的实验,这样是不会有多大成就的,顶多就一个实验室操作员。
        但如此也不是肯定这些头脑灵活的老板们,因为最终结果是百家时代那些草莽老板们基本都消失了。
        这都是一时聪明没有系统就象本身滑头做浆料而没想正面开战一样,最终都不会有那个正面开战结果的,都不过心里幻想罢了。
  • 陶瓷 (2015-12-09 14:03:09)

    这次是回头讲工艺,主要是针对初学者的。而行内许多已从业很久的估计都是家常便饭般的操作了,就可以省略不看了。
        对于初学者,大家可以先看看这个照片。http://www.senlont.com/chanpina.htm
            这个照片存在很久了,我差不多在06年前后就看过的,但没怎么看明白,只是奇怪了下那个上面的照片是什么啊,一堆烂泥块,看不出一点浆料的样子,不象下面那张照片很清楚的浆料吗。
        浆料一个最重要的工艺要求就是分散均匀。
        为了这个要求一直以来大家都采用的是三辊研磨的方式,似乎这个方式相对其他更适合搞浆料。那我们也姑且接受这个四十年的历史经验吧,或许以后会有更好的工艺设备来实现。
        但我们现在就单看这个辊轧工艺,可以说大家各不相同,不同的料也是不同。但本质都是为了一个分散均匀。
        自己实际对轧机开的很少,我想许多技术人员可能都开轧机很少的,但我想最好还是大家亲自开轧机实验,起码每次配方体系大调整的时候你要亲自操作,这样能发现许多一手现象。
        看看圣龙特这两张照片结合圣龙特的产品介绍,这个应该是压敏银浆的。而我们浆料工艺一般都是把有机无机一起搅拌混合后辊轧的,看这个照片似乎是先加了很少载体在类似泥块状态高粘情况下辊轧,后面再加入剩余载体辊轧调整到所需粘度的。
        那问题的关键就是这个高粘状态辊轧和一开始就所有有机一起加入低粘辊轧有何区别呢。
        我们许多人估计都是默认这个辊轧机就是利用两辊分开的剪切力将浆料分散的,似乎是浆料都适用的,而无须分高粘低粘什么的。
        可实际在低粘状态下也就是有机多的情况下可能发生无机颗粒完全悬浮而于辊子的运动达成某种平衡而使得辊子无剪切分散的作用。
        而若采用高粘辊轧,除了分散之外这个研磨作用实际也是对无机粉末特别是金属粉末之间互相一个打磨出现活化点的过程,如此的浆料烧结活性一般也是高的,即相对常规工艺烧结的银浆可能更亮一些。
         这个照片看见的很早,但真正明白却是09年前后了,而圣龙特到现在还是广而告之的挂在网站上的。
        许多时候我们想知道这秘密,想知道那秘密,实际所谓的秘密许多时候都在那广而告之者,只是都平时不注意积累,而只到用时才知秘密不知道。
        这都是不注意积累,不注意利用网络,象前面的埃伯乐太阳能的专利谭老师的专利等案例都如是的。
  • 陶瓷 (2015-12-09 14:22:01)

    浆料的分散均匀工艺要求使得这个搅拌辊轧虽然简单两道工序,但互相穿插侧重不同也会演化出千变万化的工艺。
        比如铝浆当年儒兴几百台轧机采用了同一套复杂的辊轧工艺,但现在也是慢慢配合设备厂商摸索出了半自动化的生产工艺流程了。
        这其中的变化就是对搅拌和辊轧工艺的穿插使用及利用各自的不同点。当专门辊轧的时候或者辊轧到一定程度时浆料无论是高粘还是低粘也都会和轧机达成某种平衡而使得辊轧再无分散效果,而此时若搅拌一下浆料打破这种平衡再上轧机的话,那分散效果就出来了。而若嫌搅拌多道工序则可以在轧机上采用细轧粗轧交替的工艺来避免平衡态。
        国内许多做正银的感叹国产设备不好,似乎有了进口设备就一定能做好正银的样子。可实际这个工艺的本质要求大家都是懂的,所需的只是用合理简单工艺设备把他实现。
         这个类似文无定法,工艺不想技术原理也无定法,需要的是不断自己摸索积累沉淀。
        虽然是简单的搅拌辊轧两道工序,但前辈们也都总结了很多相当细致的工艺。
        比如各类无机粉末单独先辊轧分散然后在一起辊轧,也有几个先辊轧后一起辊轧,也有辊轧过程中先期后期中期等不同时期加入的,也有先一起长时搅拌而后只过下轧机的,也有一些料轧后陈腐一段时间再轧的,也有........
             总之千变万化都只为实现那个最终性能要求,没有定法,有的只是大家需要多实践,而不要那么墨守一种工艺成天只做配方的修整。
        关于工艺再说一些网上可供借鉴的资料,优酷里有有关巧克力辊轧的视频,还有一个油墨厂的整体生产流程及工艺布局,这些都对我们搞浆料工艺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 陶瓷 (2015-12-09 15:10:53)

    铝浆龟纹是先从儒兴的料开始的,我听说是在07年前后的,然后似乎成了行业标准,大家也都陆续有龟纹了,而到12年前后似乎大家有开始讨厌龟纹,似乎龟纹会影响可靠性。似乎类似了陶瓷的龟裂就影响可靠性了。可实际也没什么合理的解释。但大家到现在的确是都没龟纹了。
        而且到现在似乎大家也都没人再说龟纹的事了,似乎龟纹的事都没发生过。
        可实际这个龟纹困惑了很多人,特别是技术人员,对他进行各种解释,也有很多方法来抑制消除它,但总没有一个非常合理完美的解释,总是部分不究竟的。
        自己以前也专门写帖子讨论过,也进行了一些似乎合理的解释,运用了贝纳尔对流及咖啡换效应来解释,但还是不究竟,无法解释有机消除龟纹的现象。直到最近无意间看到马拉高尼效应后似乎有所感触,觉得用这个效应可以解释的比以前完全些,但也无法说完全究竟。
         再用这个原理解释前我们先定义描述下这个龟纹的现象及过程。
         龟纹以前或者许多人都叫龟裂纹,而且也正是因为这个龟裂纹才导致厂家联想可靠性的。可实际一字之差,这个裂字是关键,因为关键的是没有裂只有龟纹的。
         当时自己在写龟纹解读的时候专门讲过还是有人拿水蒸干后的池塘龟裂的泥块来解释龟纹,都不过文不对题。
         铝浆这个龟纹的确是只有纹没有裂的,你仔细找张龟纹的片子看看,你若找见了裂那些片子我出两倍价格全给你买了。
         铝浆龟纹定义就是片子表面可以看见深色条纹类似龟纹一样的图案,这个图案千变万化,有大片花纹如虎斑的,也有细碎如青花的,也有若隐若现的,总之无论是同一浆料同一批片子同样的烧结工艺你都找不出完全相同龟纹的片子,正是这个现象使得咖啡换效应及贝纳尔对流特别是贝纳尔对流解释起来就有很大缺陷了。
  • 陶瓷 (2015-12-09 15:31:30)

    这个龟纹的出现消失过程大概是这样的。在07年时我第一次听说龟纹,但没实际见过,以陶瓷的龟裂纹猜测。那时是在儒兴的无铅浆料先出现的,随后成为标准大家竞相模仿。到12年前后又要求不要有,于是从有机无机大家各出奇招都解决了龟纹的问题。(具体详见我以前的帖子)。
        但到现在基本是都没有龟纹了,无论当年那些所谓容易出现龟纹的玻璃粉也都没有龟纹了。
        具体用咖啡环效应和贝纳尔对流如何解释龟纹这里不再赘述了,查看以前的帖子,现在用马拉高尼效应试着全面解释下。
         也请大家先自己百度下马拉高尼效应。
         对于铝浆这个龟纹首先对比传统PTC铝浆是没有的,而对比可以确认一点就是龟纹是铝和硅共同作用的结果。再者我们看看这个铝硅合金结的形成过程,铝硅在低熔点577度下形成共熔合金液相,然后降温时硅从液相中外延生长将一部分铝长进外延层,从而形成了P+的合金结。而硅在和铝形成合金液相过程中由于硅在铝中溶解度大,所以会沿着铝一直扩散到铝浆表面的,特别是会沿着大的铝粉颗粒表面扩散。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把这个龟纹的纹路看做是硅在铝浆里面扩散的路径表现。是不是如此我们现在一一用各类结果验证。
         第一对于深色龟纹出进行光谱分析的确证实是硅原子多的。
         第二这个龟纹形式多变,如果看马拉高尼效应的话,那个图案似乎也是千变万化,而且也都是瞬时产生瞬时消失的,似乎很符合这个龟纹的现象。
         而那个贝纳尔对流似乎应该对应正六边形的,虽然以前说有上层铝浆扰动,但也不至于偏差这么千变万化的。
         第三我们看看这个马拉高尼效应的关键条件就是不同表面张力的亮相或者表面张力梯度的存在。
         这个我们看铝硅合金结形成动力学过程,似乎是硅不断在铝中溶解形成不同铝相的合金相,似乎有类似不同两项存在,也即存在表面张力梯度差。而这个梯度差使得这个铝硅合金液相出现类似马拉高尼效应,而这个溶解的高硅相似乎应该显现为深色,或者说两相界面处出现类似咖啡换效应而显深色,从而在外观上看到深色条纹的龟纹现象。
  • 陶瓷 (2015-12-09 15:48:46)

    现象似乎可以用这个效应解释,而消除这个效应的关键是消除界面张力梯度。我们再看看我们在抑制消除龟纹的时候所采取的各类方法是否也符合这个效应。
        首先解释下以前无法解释的加BYK等的分散剂消除龟纹的。这个实际是消除的浆料状态下的不同相的表面张力梯度差的。因为浆料是一个颜色,虽然有梯度差但我们无法从肉眼分辨这个效应。但由于这个效应使得浆料自身可能是两个铝粉颗粒分布不均的相,而这个不均匀使得形成合金结过程中对硅的溶解作用也不相通,而这个不同又加剧了铝硅合金液相中硅相和铝相分布的不同,从而使得龟纹明显。而BYK等分散剂加进等于消除的是铝浆中各相的表面张力差,使得铝浆更均一,从而减少了合金结形成过程的不均如此似乎可以消除龟纹。
        而从无机粉末等消除龟纹的现象则用这几个效应都可以解释,这个大家自己推演下。
        就这么一个现象,当年大家都很困惑无完美解释,庆幸的是这个现象似乎于性能没多大影响,如果有的话不知会如何。
        这个现象模糊的背后是大家对铝硅合金结形成动力学过程的模糊,尽管这点埃伯乐太阳能公司在08年的专利里都描述的很清楚了,而且许多半导体书籍也都详细描述过了,而且早些年半导体还没今天这么精密掌握扩散技术时都是用的合金结技术。而就是这么一个古老的成熟的技术,半导体行业都完全详尽定义的技术在铝浆技术人员这里却困惑了,以至于到今年还有人问这个铝背场形成的动力学过程,我的答案就是看埃伯乐的专利。
        而13年前后我在写这个龟纹解释时还有坛友很较真的继续用扩散来解释背场形成,而且是引经据典层层逻辑推演,似乎就这个问题他已穷碧落穷黄泉。可是前提不对,再严密的逻辑推演也不过一场空而已。
        这位坛友本身对技术很执著很认真,我也很佩服。但他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不先确认大前提是否正确,而是默认那个大前提,然后就开始三段论的推演。
        三段论的逻辑推演本身没错,这个推演的 关键就是大前提一定要正确。
        放在龟纹这个方面你若用扩散形成背场这个角度是永远也无法解释龟纹的。
        具体大家可查看《•由铝浆龟裂纹和17A附着差来看太阳能浆料的一些本质(1-5)

    》这个系列帖子.
          在此不再一一解读了。
  • 陶瓷 (2015-12-21 12:08:41)

    对于龟纹的解释虽然于自己来说觉得比以前前进了一步,但还是不满意,还有疑惑。比如那个蒸镀3-5微米的铝背场是否也有龟纹呢。按理这是铝硅合金形结成过程似乎不可避免的,而如此的话是否也意味着这个合金结本身就具有很大的不均匀性。但早期的半导体似乎就是用这个简单合金结形式做的,后来才慢慢发展起了成熟的扩散工艺的。
        龟纹也只能探讨到这了,等以后有了新的实验现象及数据后再解读吧。
        下面说说翘曲的解释。
        相对龟纹来说这个翘曲是困扰过好多铝浆厂的,许多技术人员为此头疼过。因为你单独解决它那是很简单的事,但往往是你解决了它就会影响电性能,而基本都是负影响的,没有出现过解决翘曲还提高电性能的。
        这个翘曲有的公司一直以来就是低的,而且是非常的低,比如硕禾比如摩诺。而其他公司都出现过这个难题,而现在似乎大家也都解决掉了,如同没有龟纹一样,大家的各个工艺问题似乎都找到了解决之法。虽然方法各不相同,但都各有自道。
        在各家工艺问题解决使得产品工艺得到管控之时也才是真正体现出各家技术之长的时候了。看明年必定是真正各类新技术高效率的比拼时代了。
        关于翘曲在06-12年之间是最突出的时代,特别是08-11年之间,那个百家时代出现的时间段,期间百家基本都曾遇到附着翘曲铝包掉粉龟纹水煮等各类工艺问题。但期间的确是许多家的电性能都曾在实验中超过了已有的巨头儒兴硕禾摩诺泓源优乐等的,有的表现相当优异,但最后都败在了这个工艺问题的解决上。
        因为许多在解决工艺问题的同时大大损伤了电性能,使得自己平衡后的效率往往比儒兴硕禾之类的稍低或持平,如此就很难真正的在市场发力。
        所以,由此也可以看出浆料这个产品的特性,其复杂系统的特殊性使得你必须有非常好平衡技术,你只有兼顾各类工艺问题于技术性能之间的平衡,你才能做出一款性能稳定一致的好产品。而这个产品不必是电性最高的,照样可以保证你市场龙头的。
       看看儒兴这个案例就明白了。
  • 陶瓷 (2015-12-21 12:30:41)

    关于翘曲的解释我想从各类资料的解读到原因分析再到具体解决之法三个层面来探讨。
        对翘曲资料关注或者专门提及的还是杜邦的专利,在06年它早期的铝浆专利里专门提了四种玻璃粉,也就是说他觉得还是玻璃粉是主因或者说解决之法根本在合适的玻璃粉。
        它提出的根本解决之法(指当时)是采用分相玻璃,即玻璃分为两相,一个高软化点玻璃一个非常低的软化点玻璃。这样在冷却时收缩时,由于存在一相低软化点玻璃的液相,使得各类应力得到释放从而减少了翘曲。
         这个想法从原理上是非常讲的通的,我也是早早看过了的,但那是自己玻璃技术水平非常差,无法做出一个可控的分相玻璃,所以这个思路看了看没法实践。
         杜邦自己大概也觉得从这个角度解决翘曲对玻璃粉要求太高了,因为你玻璃分相了各相性能不尽相同,要想取得非常好的电气性能估计很难。所以,它在随后的07-09年的专利中提出了气硅及各类高熔点难容炖性物质降低烧结活性从而抑制翘曲的思路。
         这个思路的核心观点就是利用气硅等各类难熔物质降低铝粉烧结活性,使得铝粉之间的烧结得到某种抑制,而在冷却时这些物质夹在两个铝粉颗粒之间阻止收缩从而抑制翘曲产生。
         这个思路非常符合各类片状物体翘曲的产生,而且在工艺上简单实用易操作,许多家解决翘曲的思路正是沿用的这个思路,其中的差别只在具体难熔物的选择上各家不尽相同。
         要说选择比较好的无疑当属儒兴了,它所选择的各类专利资料里都有提及,可以很好抑制翘曲而基本不影响电性能的,这个它在很早就是用了,是早于许多专利的。
         在杜邦提出这个思路的同时,韩国东进毛纺日本东洋京瓷村田日立田中金属等一些公司也都陆续推出了自己解决翘曲的思路专利,但整体和杜邦这个难熔物的思路大同小异。只是这个韩国和日本提出了一个有机大颗粒燃烧形成孔洞,以便在后面冷却收缩时给予空间释放应力从而来抑制翘曲。
         这个有机大颗粒的思路是很有效的,但它的负作用也是很明显的,如果燃烧不干净必然容易出现铝包水煮黑点等各类工艺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