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调研欲将多晶硅定为“两高”行业集体反击

多晶硅行业再遭政策风暴。  近日,业界传言,商务部拟将多晶硅列入六大“高能耗,高排放”的“两高”行业名单,这则消息在业内迅速蔓延。
  “多晶硅行业一直被误解,如果这个政策下来,对整个光伏产业都是个大利空。”一位多晶硅企业负责人在电话中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确实有过把多晶硅列入两高的想法,但目前还在讨论中,争议也非常大,结果如何,目前还不好说。”6月10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商务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尽管目前政策仍不明朗,但整个多晶硅行业已经如坐针毡:一旦被列入“双高”,此前享受的各种政策优惠都将随着消失,多晶硅产业将面临空前危机。
  商务部拟定调多晶硅“两高”
  这个让整个行业掀起风暴的政策来自于商务部5月18日和5月24日的两次研讨会。
  一位与会人士向记者透露,在5月18日的第一次讨论会议上,商务部本打算征求行业协会的意见,将整个光伏行业同钢铁、化工、有色、建材、造纸等六大行业一并列入“两高”的名单。在会议上,各大协会负责人对此进行了激烈讨论,“虽只是征求意见,但多位专家对将光伏列入名单表示强烈反对。
  会议上,商务部认为,多晶硅一直是高耗能行业,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多晶硅生产耗电量每吨在2万千瓦时左右,而同为高耗能产业的电解铝,用电量每吨为1.45万千瓦时。
  “不能这么计算,看能耗还看附加值,钢铁每吨4000多元、电解铝每吨1万多元、而多晶硅每吨增加值40多万元,这没有可比性。”江苏中能副总经理吕锦标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5月18日的商务部研究会因为争议并未形成实质性意见,在5月24日召开的第二次会议之后,商务部表示,不再将整个光伏行业列入“两高”目录,仅将光伏的上游多晶硅列入。
  “这个决定明显仓促。”一位光伏企业人士向记者抱怨说,这更像是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目标而匆忙决定的,“之前负责多晶硅的一直是工信部和发改委,商务部并未介入,这次没有对企业进行调研,也没有组织企业进行讨论。”
  在5月24日的会议之后,关于将多晶硅列入“两高”的信息流传出去之后,整个行业风生水起。江苏中能、赛维LDK、洛阳中硅等多个巨头纷纷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了不同意见。
  一位商务部内部人士表示,在这个消息“走漏风声”之后,商务部正面临空前压力,这次征求意见是否会以政策形式推出,目前尚无具体时间表。
  行业集体反击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目前,由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和电子材料协会联合起草的“关于将多晶硅列入两高的不同意见”报告已经递交给商务部。
  “这次上书,主要执笔者是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和多位业内专家,大家在经过讨论后形成书面形式,最终由李俊峰将此信件当面交给了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就是这几天交的,反馈没这么快。”6月9日,一位参与此意见讨论的专家对记者透露。
  据记者了解,此意见主要从产业发展现状和每万元GDP的耗能比等多方面进行了阐述,其主要核心就是反对将多晶硅列入“两高”,多晶硅目前的生产不存在高能耗和高污染的问题。报告中举例说,去年全球多晶硅产量接近7万吨,其中5万吨来自非常注重节能减排的德国和挪威等地,“如果说高污染和高耗能,那么这些发达国家绝对是不会去搞的。”
  而据记者了解,江苏省商务厅也已经收到了省内多晶硅企业的意见书,并上报商务部。
  错误打击?
  在业界人士看来,如果国内政策真的继续打压多晶硅,也就是换了个方式让外资抢占市场。
  中科院统计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多晶硅需求是4万吨,其中进口了2万吨。统计显示,2010年我国多晶硅需求有6万吨,至少需要进口3万吨才能满足市场需求。“这个时候更需要政策支持,而不是压制,否则外资将对我国市场进行强烈冲击。”吕锦标说。
  据记者了解,2010年以来国外多晶硅企业扩产迅速。其中德国瓦克公司的产能将在今年底达到2.2万吨以上;美国的海姆洛克公司也宣布将产能扩大一倍;日本的德山曹达公司也忙着扩产,多位国内光伏电池制造企业人士均对记者表示,在上半年,这些中下游企业不断被外资企业“骚扰”,与中能、赛维LDK、洛阳中硅等本土多晶硅企业争抢客户,竞争已越发激烈。
  一位多晶硅生产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这两年多晶硅价格从每公斤400美元跌到50美元,除去金融危机的原因,也有国外巨头意图打压国产厂商的目的。“因为国外厂商目前的成本每公斤在20美元左右,而我国仅有中能和赛维LDK能达到30美元,外资目的很明显,通过低价来压榨本土企业的生存空间,很多本土企业一直活得很艰难。”
  赛维LDK公关总监姚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在2008年,国内多晶硅企业崛起之前,国外多晶硅厂商对中国光伏企业有众多交易限制条件,比如全额货款、不得投资上游企业等等,再加上贸易商、代理商良莠不齐,质量也得不到保证,而随着国内企业的发展,已慢慢开始能满足国内需求,而且服务更好。中下游的企业甚至可以参与到硅料的研发和定制。“目前,我国的核心技术也与国外几乎没有差别,甚至有些工艺环节更加领先。”
  在姚峰看来,多晶硅和煤炭、石油等是具备同样属性的产品,是一种重要的能源材料,如果考虑到未来光伏产业应用的大趋势,多晶硅产业更是关系到未来一个大国竞争力的核心产业,如果发展的比较弱,就会像今天的石油、铁矿石一样受制于人,从这一点看,多晶硅产业在中国必须高水平的发展。
  “我不能设想在美日德这种发达国家会允许高污染高耗能的行业存在,在此之前,它们垄断多晶硅生产和技术——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去垄断一个高污染高耗能的产业。”姚峰坚持认为,多晶硅产业并不是“两高”产业。
  吕锦标同样用数据对记者表示,在我国,要衡量一个产品是否是高耗能产品,一个公认的指标就是单位产出能耗比,“以国内先进的改良西门子法多晶硅企业耗电水平和当前多晶硅市场价格来计算,多晶硅生产每万元GDP能耗为0.6吨标准煤,大大低于各地和全国接近或超过1吨标准煤/万元GDP的能耗水平。”吕锦标说。
  “目前来看,这个政策如果推出,受伤的不仅是多晶硅而且是整个光伏行业,外资是收益方。”中投顾问首席能源分析师姜谦认为,多晶硅行业目前仍处于发展初期,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准入标准,导致良莠不齐,应尽快出台《多晶硅行业准入标准》,引导整个行业步入正轨。
  速评:政策不能矫枉过正
  “这个明显有点过了。”不少业界人士如是对记者感慨。
  对商务部这次有意将多晶硅列入“两高”项目,大部分业界人士在震惊之余,似乎又并不特别意外。原因在于,这两年多晶硅一直被误解。
  去年9月之前,我国多晶硅发展势头良好,在业内虽一直有过剩之说,但并无严厉政策出台进行打压,然而,去年9月底,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的通知》,表示,“多晶硅已经产能过剩”,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在能源短缺、电价较高的地区新建多晶硅项目。
  自此以后,多晶硅产业就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上。在国务院去年点名“过剩”之后,不少多晶硅项目进退两难,一些已经进入土建的项目也开始被重新评估,信贷也变得困难重重。不少企业已经被动停产。
  而这仅是开始。2010年年初,《中国经营报》记者曾独家得到《多晶硅行业准入标准》讨论稿,其中对多晶硅生产的选址、能耗、环保、规模做出了明确规定和限制,如要求企业自有资金比例不得低于30%、新项目必须在3000吨/年以上、到2011年年底前,淘汰综合电耗大于200千瓦时/千克的产能等,按照此讨论稿上的内容显示,此政策将于今年4月1日正式施行,但后来因为部委利益、意见不统一和中小企业的反对,而被无限期推迟。
  但此番商务部有意将此行业列入“两高”目录,还是让很多业界人士吃惊而难以接受。“多晶硅是新能源行业,怎能与钢铁、化工等一同为伍?”
  多晶硅行业的确有部分中小企业存在高耗能和高污染问题,但大部分是因为管理不严和没有准入标准所致。如国外多晶硅主要集中在美国、欧洲和日本,通过闭路循环,或与其他化工产业形成综合利用,整个产业链已完全实现了清洁生产。
  另外,多晶硅产业在能耗等方面的一直在大幅下降。据记者了解,十多年前,我国一些企业生产多晶硅每公斤基本需要500度电,而如今一般的企业在200度左右,而像江苏中能、赛维LDK这样的行业领头羊已经可以做到100度,显然,在几年时间内,能耗就下降了5倍,这跟“两高”名单里的其他几个行业根本不可比。
  显然,在技术已经进步的情况下,行业自会淘汰落后产能。继续用老的标准,老的数据以一刀切的方式来管理这个新能源行业,政府显然还需要更多数据和更多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