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行业现状及明年的一些变化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我们就以战场战争的角度看看行业。
    行业过去可以说从最早的几所黄埔军校到后面派系山头林立一直处于混乱局面,虽然混乱到也都可以过小日子,虽有怨言,但还能相安无事。
    但太阳能这个大体量大块头产品出现后,各个派系山头都是蠢蠢欲动,各自筹备开战。
    结果是战始终都未能真正开启,而战斗主要派系似乎总是那三四家而已。
    铝浆的头把交椅一直为儒兴占据,二三四把虽有变化,但也未改大局。而他的小山头虽有雄心万丈,但似乎就是难撼前面几座大山。
    铝浆的派系军阀混战似乎还将继续,但战斗是越来越集中了,就前面几个主要山头你来我往的斗来斗去。而看这几个军阀混战似乎是无尽头的,因为看不出谁有当年北伐抗战内战时期毛蒋二人的全国战略。都想着扩大山头,但并没有一统江山之格局及策略,故你来我往大家旁观即可。
    背银较为边缘,似乎铝浆主导者可做,正银主导者也可作,有小关系的也可作,故其战局的清晰依赖于铝浆和正银占据的清晰。
    看正银由于利益果实巨大,所以争夺者不像铝浆只是内斗,而是国际巨头积极参与的战斗。头把交椅是风水轮流转,今天转到硕禾做头吧。
    宝岛硕禾铝浆起家,背银铝浆都曾经辉煌占据一大山头,而如今正银占据头把,可谓风光一时无二。
    硕禾明年盐城工厂投产,可见其不是以前战斗在大陆前线,这次是把根据地直接建在了大陆阵地前沿。
    看其口号坐三望二坐二望一完全是一统江山之全局考虑,而从其一步步实现口号之实力来看其有全局之战略及强力执行上的战术策略。如此似乎已比国内各个军阀只想做“王”的战略战术为高了。
     我们且看明年其携正银之重武器同时在正银背银铝浆市场全面开战。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陶瓷 (2015-12-18 15:42:57)

    要说战斗必须是粮草充沛,(技术)武器精良,兵强马壮,将帅同心,战略战术得当,如此开战百战不殆。
         而以此些条件来看国内的各系军阀,粮草似乎总有办法解决。看看目前各家积极的谋划上市找风投融资就知国内粮草是充足的。但这个能否真正的充实到战斗中就看各家本事了。
         要说兵强马壮,这个国内各军阀就不尽相同了。但不管谁兵强谁马壮,但就财务一项来看,似乎相对域外强敌都不那么健康,似乎都会有应收账款都会有坏账计提之虞。而域外强敌巨头似乎总是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似乎你一感觉他们都是健康的。
        这个条件国内军阀不占优。
        而将帅同心这个看看国内各家军阀内部人员流动情况就会明白各家同心的情况了,这点上似乎也和域外巨头无法相比。
        再看看武器是否精良,这个技术武器最终体现在产品上,而这方面市场客户是最能检验的,到目前为止看似乎国内的武器总不是那么精良。而此技术武器的不精良也直接导致了这个财务体能的不健康,而财务不健康也会导致粮草才充实的难度。粮草不充实基本是无法开战的。
         由此,这个技术武器似乎成了一个死结,不知国内军阀如何破解。
  • 陶瓷 (2015-12-18 15:53:43)

    以战斗论之,国内有一些曾经占据山头自立一派的主动放弃固有山头,直攻正银的风光山头。
       此勇气可嘉,但根据地都没有,直接破釜沉舟去硬攻主山头,这个除非你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一战定乾坤。否则,若只是普通武器落入拉锯消耗战中,对于失去根据地者恐怕凶多吉少。
        看明年,域外强敌们,如杜邦会携新武器19B来战,贺利氏也会有新武器参战,而韩国的许多高丽高手们所做的产品也可算武器精良之作,颇具战斗力的。
        而最主要的已将根据地植根阵地前沿的硕禾必然也是备好了各式武器要战的。特别是这个硕禾,看他过去许多口号及对杜邦的一直对比,其有大布局大战略,其战略诉求绝不是国内军阀可比的。
        这个战略诉求当然需要依靠强有力的战术战斗执行力,看过去硕禾之表现,似乎其具备这个实力。
        看过去北伐,虽然有东北王有山西王,这些王们都只想当王,可有人想统一想当王中王,结果这些个东南西北王就陆续的给消失了。
        如今,各类域外强敌们又重新装备了坚船利炮将阵地前沿开到了我们的家门口了,试问我们的各类军阀山头都准备好了么。
  • 陶瓷 (2015-12-20 15:09:45)

    我们都一个重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价格,关键看谁把这个武器和其它武器配合使用的更彻底.